首页| 志愿新闻| 志愿项目| 供需平台| 志愿团体| 志愿者风采| 河北志愿服务基金会| 了解我们

榜样 | “捐献遗体的那一刻才是我公益之路的终点”

2019-07-15 15:14:59 来源:燕赵都市报
进入移动版,省流量,体验好

“飞哥”回来了,回到了他朝思暮想的志愿者团队大家庭,重新穿上了那件熟悉的“黄马甲”!捡烟头、拾垃圾、擦垃圾箱及指示牌……每天清晨,在秦皇求仙入海处景区都能看到“飞哥”和志愿者们的身影,虽身患重病,但他坚定地说:“捐献遗体的那一刻才是我公益之路的终点!”

“飞哥”回归志愿者团队大家庭

7月9日上午8时许,在秦皇求仙入海处景区停车场,七八位身穿“黄马甲”的志愿者正忙碌着捡拾烟头和垃圾,其中就有出院不久的飞哥,经了解,几位志愿者一大早便来到景区,已经忙了一个多小时。飞哥额头上满是汗水,弯腰捡烟头时喘着粗气,大家都劝他累了就休息会儿,可他笑着说:“没事儿,不累!”

“现在身体怎么样?”记者问,飞哥讲,虽然没有当时发病时的剧烈疼痛,但感觉身体非常虚弱,腹部还是疼,甚至不敢深呼吸,不过能和大家在一起心情很舒畅,就是累点也舒服,要是一直在家里闷着实在受不了。

6月18日,飞哥因腹部疼痛入院治疗,众多爱心志愿者及社会爱心人士伸出了援手,他始终被浓浓的爱所包围着。经诊断,他不仅患有胆囊炎、胆结石,还患有肝脏疾病,且病情严重无法手术。7月1日,在众多志愿者的护送下,飞哥出院回昌黎老家休养。“身体就这样了,有生之年应该继续多做点好事儿,能干一天是一天!”7月7日晚上,飞哥回到了秦皇岛市区,回到朝思暮想的志愿者团队大家庭。


身患重病却坚持继续做公益

上午8时35分许,志愿者们开始收工休息,但在他们脸上看不到一丝疲惫。田小利、母英娇是一对年轻夫妻,各种公益活动中总有他们的身影,飞哥住院期间,小两口经常陪伴左右尽心照料。“飞哥是个好人,他能回来我们特别高兴,我们会一直陪着飞哥做公益!”母英娇说。

50岁的杨延龙是党义、阳光义工等多个公益团队的志愿者,当得知飞哥每天在求仙入海处景区捡拾垃圾,他第一时间加入其中。“飞哥一直在公益活动的最前线,他对公益的那位热爱和执着让我很受感染,他生着重病还能回归队伍,更加让我敬佩,有时间我一定会跟着飞哥做公益!”杨延龙说。

十年来,飞哥始终跟随“泡泡大叔”刘成君参与各种公益活动,两人间深厚的感情更像是亲兄弟。“飞哥回来前在电话里和我说,他的身体越来越不行了,甚至觉得自己没多少日子了。不过他已经想开了,他离不开大家,希望在未来的日子里能和团队的家人们继续做公益,我这个兄弟真是好样的!”刘成君哽咽地说。


“捐献遗体才是公益之路的终点”

在姐姐李玉红眼里飞哥曾是个“长不大的孩子”,弟弟常年不着家,也没什么正式工作,只是说在外面忙着做公益,让她很不理解。李玉红家在唐山,姐弟俩一年也见不了几次面,前段时间,弟弟突然打来电话说:“姐,我住院了,你过来陪陪我……”

当赶到秦皇岛,看到有这么多爱心志愿者帮助弟弟,听到弟弟这十年来所做的善事,李玉红深感震惊,她觉得弟弟的变化太大了,如今,弟弟在她眼里是个有责任心,有担当的爷们儿。

前几天,李玉红在弟弟的宿舍里发现一袋子五毛钱的榨菜,问道:“你平时都吃这个?”,弟弟先是笑着说:“吃小米粥和榨菜舒服”,接着又说:“我哪有钱啊,都捐了!”的确,飞哥平日里生活节俭,可当遇到别人有困难时却非常大方,十年来已累计捐款10余万元。

“我在朋友圈里发了弟弟的事儿,有几十人点赞,我为弟弟感到骄傲!”李玉红讲,未来她会陪在弟弟身边照料,并和他一起做公益,即便有一天弟弟不在了,自己还会继续做下去。

飞哥名叫李棘,今年50岁,多年来,在秦皇岛很多公益团队里都能见到他的身影,在志愿者们眼中可谓“飞来飞去”,为此大家常称呼他“飞哥”。今年5月7日,飞哥成为秦皇岛市遗体器官捐献志愿者。“人都有生死,真到了那一天,我会把全部都贡献给国家,心愿了了没什么遗憾。捐献遗体的那一刻才是我公益之路的终点!”飞哥坚定地说。


责任编辑:郑佳

相关新闻

网站首页 我要评论 分享文章 回到顶部